【梵高】在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著

巴黎光影博物館,梵高作品沉浸式體驗~《星夜》《向日葵》《盛開的杏花》《露天咖啡館》《麥田系列》《自畫像系列》等等眾多名作都隨著音樂動了起來,讓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感受梵高即狂熱與混亂,又詩意與豐富的內心世界~





“我愛著,什麼也不說; 我愛著,只我心裡知道; 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我的痛苦; 我曾宣誓,我愛著,不懷抱任何希望, 但並不是沒有幸福 ;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滿足“



在紐約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會上

梵高的油畫《靜物,插滿雛菊和罌粟花的花瓶》以5500萬美元落槌。



畫面上,紫色、橙色的罌粟狂野地綻放

還有幾朵清新的雛菊

透出作者的潛意識 :

我將離開這個世界

帶著隱藏在心裡的所有愛戀。







從27歲學畫到37歲謝世

梵高在短短的10年裡畫了兩千多幅畫

他死後,每一幅都是天價

生前,卻連土豆都吃不起。

要說懷才不遇

這世上,還有誰,比得上他?



梵高活著的時候永遠“奇裝異服”,因為沒錢買衣服,穿的都是撿來的舊衣服,七拼八湊,走在普羅旺斯阿爾的街道上,他是一個討人嫌的孤獨的瘋子。


梵高說:“麥田吃掉了我好多顏料。”他用弟弟提奧給他買麵包的錢,換成顏料,饑腸轆轆地站在畫布,把自己的“伙食費”一點點地堆在畫面上,堆出燦爛的向日葵、憂傷的鳶尾花和無邊無際的麥田。




梵高的繪畫技巧並不高明,他濃烈的色塊和粗糙的線條裡燃燒著生命的激情,向日葵像金黃的火苗,麥田是焦慮的黃,天空是深不見底的藍,襯著蒼涼的憂鬱。扭曲的線條、厚厚的顏料無不透出梵高內心的痛苦、掙扎和壓抑著的愛。








用中國畫派的專業術語來說,氣韻生動才是上品。換一句話說,好的線條“是活的”,同樣,好的顏色也必然是“活的”,如何讓光、影、色、線活起來?只能用情——恣意汪洋或含蓄隱晦的深情。氣韻是藝術的靈魂,而氣韻,只有畫家的熱血和思想的鋒芒才能啟動她。




“藝術到高峰時是相通的,不分東方與西方,好比爬山,東面和西面風光不同,在山頂相遇了”。從東方繪畫這一面爬上巔峰的吳冠中如是說。比起梵高的落魄和孤獨,吳老先生他在繁華名利中被奉為大師、活得熱熱鬧鬧,然而他卻說了一句比瘋子梵高還瘋的瘋話:“筆墨等於零。”







標準化的技巧沒有價值,藝術的生命在於感情。但凡好的作品,都是用色彩和線條訴說生命、思想和性情,而不是技巧的展示。氣韻生動是畫家生命裡帶出來的東西,梵高之所以感人,因為他用生命在畫,畫他的愛、他的壓抑、他的扭曲,生命中所有的感覺都在他畫面上活出來了。




“在這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著”,不僅僅只有梵高,但願還有我們。





#梵高多感官體驗展 #梵高展香港站 #VanGoghAliveSalt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