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別指望在《東八區的先生們》中找女性共鳴

《東八區的先生們》,一部豆瓣評分2.2的劇,因開分太低而被刷上熱搜。


它憑什麼獲得如此“殊榮”?憑什麼刷新國產劇“油膩、懸浮、無知”的底線?為什麼它想歌頌的對象淪為笑柄,想討好的對象也慘遭觀眾唾棄?


豆瓣上,9萬觀眾投出了2.2分,不冤,它確是集爛俗之大成者:角色令人生厭,劇情毫無邏輯,感情線全靠誤會。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它又是一個值得被探討和分析的樣本,因為它細微地呈現了真實的自我解剖,袒露了主創團隊內心的膚淺、自大、權力欲與物化、欲望化女性的企圖,全方位展示了一個糟糕的男性敘事範本,堪稱當代影視劇的奇觀。




被扭曲的男性角色


童語、郭崇、李傑森、向小飛四位是大學室友,四個人在各自的生活中走著不同的路,在這個最美好的年代裡他們也實現了事業和愛情雙豐收。


開播前,宣傳通稿說“東八”是“男版《三十而已》”,劇情主要講4個男人的中年人生故事。一開篇,主角團去參加發小的婚禮,編劇就給安排了四個外國伴娘,且,無一例外她們都被男主們的魅力征服,不僅火辣調情,更主動投懷送抱。



四位主角的reaction如下:


一位自認高階玩家,玩深情對視遊戲:



一位半裸著靠在泳池念惠特曼的詩:





一位直抒胸臆,用最尬的話講他最熱烈的渴望:




還有一位拿著手機一本正經地讀書:





獵豔搞定,兄弟四人對這件事的最終定義:為國爭光。




這句話是不是很耳熟?現實生活裡,男網紅在社交平臺上分享烏克蘭老婆的清涼照片,也能收穫很多“為國爭光”的好評和散發惡臭的羡慕。現實事件與這個橋段的吻合,很難不產生聯想。


我們通常認為聚焦都市生活的影視劇是源自日常生活的再創作,反映了某種社會現象和價值觀,因此獲得觀眾的理解與共情。而通常在以“愛情”為主題的影視劇中,編劇往往會創造完美的男主人公,賦予他們超群的智慧、桀驁不馴的個性、良善之心和成功的事業等屬性,他們的愛恨情愁才能滿足女觀眾現實生活中難以企及的浪漫幻想。


但顯而易見,“東八”的主創團隊走了一條非同尋常之路,張翰扮演的“童語”不僅擁有偶像劇男主的完美設定,同時還吊詭地契合了現實中社會對“成功男性”的整套期待與刻板印象,他的設定既有“霸道總裁”式的荒誕,又兼具現實世界中典型的惡臭行為模式,劇情中類似“揪女主內衣帶”的橋段將偶像劇男主的夢幻感破壞殆盡,貧瘠的創作力又無法賦予該角色現實意義。





我們很容易透過這些可笑的男性角色來窺探創作者的意圖。他們誇大的自戀體現了一種謊言,他們自認獨特,無時無刻不在強調自己的重要性,自覺有權得到世界的優待,將親密關係幻想為施虐與受虐。他們創作了一個完全符合他們所思所想的夢幻世界,卻沒意識到,現實生活中的人並不是夢中意志的玩偶。





被誤讀的女性


如果說“童語”體現了主創自戀式的扭曲,女主角“許多”(王曉晨 飾)則體現了男性凝視下的女性塑造:她是性感成功的“大女主”,她是被欲望化的、具有高價值感的物件。她是男主角童語的分身,一個油膩的女霸總。


從許多出場的瞬間起,這個由男性建構的懸浮之夢便開始了。



無論在私人生活的場域,還是在多重環視的職場,許多的行為邏輯都充滿著矛盾,她的“大女主”設定虛有其表,內核仍然是一個隻為談戀愛而存在的人物。


童語和許多的第一次見面,是他誤闖進許多的房間,睡醒後他們在床上四目相對。然而,當如此荒謬的事情發生在眼前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驚嚇、防衛或報警,而是先判斷對方的身材和顏值。





現實生活中的女性,第一反應100%是報警,但“東八”裡的許多(角色設定為職場金領)選擇犯花癡和暗自讚美男主。


許多的職場亮相也令我們啞然失笑,作為一名科技公司的高管,她的裝扮是:烈焰紅唇、西裝短褲、十公分的恨天高紅底鞋。





作為一個現實中的打工人,必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現實中的女高管大部分不這麼穿。在工作場合,尤其是專業性非常強的行業,女性高管的著裝注重場合,注重符合自己的專業性,過於性感的裝扮或許適得其反。


但電視劇中的許多顯然並不在乎專業性和邊界感,她總是有意採取會引起誤會的方式進行工作交流。如果不穿短褲,就無法坐在童語辦公室的茶几上,展示優美的腿部線條。





如果說“東八”塑造的男性角色身上投射了創作者對自我價值的放大,對女性角色的塑造則充滿了不切實際的幻想和令人反感的欲望化,創作者本身既不瞭解真正的職場女性,也不願意做任何理解女性的努力,他們只是創造了一個匹配歡喜冤家設定、全部目的是談戀愛的“偽大女主”的人物,讓她像過家家一樣工作,同時為了滿足男性凝視的欲望而無時無刻不在服美役。


作為現實中的女性觀眾,我們沒有感受到被冒犯,因為“東八”是一部既不尊重現實,也不敬畏觀眾的無聊劇集,它在文化層面上毫無意義。


但我們仍想討論它,因為該劇具有清晰的警示意義:“東八”非常明確地展現了在當下的流行文化中缺少的不是螢幕上女性的數量,而是她們故事的深度、她們的思想與關注點。她們的世界很廣闊,她們生活的全部目的並非只為了和男主角談戀愛。女性觀眾並不希望看到刻板化規範的女性形象,我們希望自己的願望(私人的和公共的)被看到並被認真對待,更希望電視上的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脫鉤,獲得獨立講述自己故事的資格。




最後,讓我們回到這部劇的片名《東八區的先生們》,東八區是指比世界格林尼治標準時間快8小時的時區,也是我國在用的時區。所謂東八區的先生們也等於中國的先生。這個劇名也是我們深深不贊同的,我們反對劇中對於女性的落俗汙名化,也不能同意他們去代表廣大的男同胞。事實上,我們在周圍做了一個小調查,至少目前看過這部劇的男性好友,基本無一好評,也是倍感冒犯。


一部歷經四年的精心之作,最終能夠汙名化所有人,不限男女,想來也是辛苦張翰們了。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