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反流性食管炎確實很好治癒


反流性食管炎確實很好治癒

昨天中午老父親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春末夏初,小院內外的各種樹木枝葉已經繁茂,鳥兒嘰嘰喳喳地在樹叢間蹦跳。我那88歲高齡的老父親終於迎來了最幸福的時光。每天清晨起來就會拿著一根竹竿,杆頭垂下的細繩上掛著鮮紅的布條,擒著竹竿的父親在小院子裡兩棵櫻桃樹間來回走動著,不斷揮舞著手中的竹竿,意圖驅趕偷食的小鳥,雖然步履蹣跚,但精神矍鑠,樂不可支,嘴裡還不時吹著口哨,應和著鳥兒們的鳴叫。





吃過早飯,爸爸便正式投入田間工作。因為已經在清明前後將兒媳婦成大夫買回來的大把菜籽撒播到院內各處,現今青苗已經長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澆水和除草施肥。家裡早備有長長的塑膠水管,其實每次澆水在衛生間接上水管接頭就可以的,但我很快發現老爸其實並不急於一下就把澆水工作完成,他更喜歡拎著個塑膠噴壺,拖拉著腳步,一次次從客廳穿過,在衛生間的水籠頭上接上滿滿一壺水,然後小心翼翼又步履執著地走向小院。一趟趟重複著,充分享受著整個澆水的過程。成大夫說這樣挺好的,既消磨了時光又鍛煉了身體。一邊澆水,爸爸一邊用小鏟子小耙子梳理著每棵苗苗,一干就是一上午。



反流性食管炎確實很好治癒

在和煦的春光裡神態自若,專心致志,因而他侍弄的蔬菜花卉也是難得不好。


昨天中午和往日一樣,陽光一樣的和美,我在客廳裡看書,忽然聽到坐在院子裡搖椅上歇息曬太陽的老爸開始劇烈咳嗽起來。起初我沒有在意,老人家咳嗽幾聲是常有的事,過了一陣那咳嗽聲始終不斷,而且越來越厲害急促,伴隨著幹嘔的聲音,我急忙跑到他身旁。父親蜷縮在搖椅裡,已經把自己咳成一團,接連的咳嗽已經讓他幾乎喘不上氣,我趕緊扶住他,護擼前胸,拍擊後背,老頭兒的咳嗽依舊沒有減輕,間或不斷向外吐著口水。那咳嗽聲幾近瀕臨崩潰的難以抑制,我扶著他,一陣恐懼浮上心頭。





去年他和母親獨自租住在大哥身邊時,我去看望他,他就曾昏暈在床,被我半攙半抱著去廁所時,他在我耳邊輕輕地念叨,‘兒子,爸這次怕是不行了’。後來經緊急送醫,成大夫及時處置了他消化道出血的危急,後邊才轉危為安。出院後順理成章的再次回到我這裡居住調養,在我和成大夫的監護下身體很快恢復,一切都感覺越來越好,今天這是怎麼了?我的一天兩個雞蛋讓他活到百歲的計畫難道要破產了嗎?


見他稍有停頓就試圖去喝水,我趕緊攔住,依舊如昔半攙半扶讓他站起來,勸他轉移一下注意力,給我講講四處的花草蔬菜,爸爸很聽話,果然忍著咳嗽反射,從嗓子的一角擠出聲音,比劃著手指,點著花盆裡一隻青綠的苗苗,‘那是南瓜’‘南瓜怎麼種在盆裡?秋天會爬的那兒那兒都是。’‘吃南瓜呀,南瓜好吃,讓它爬。’我們爺倆打著哈哈,轉瞬間咳嗽忽然停下來了,我們折返回搖椅,老爸喝了一口水‘嗯,那勁兒過去了,剛才吃了一口杏仁瓣,嗆到了。’

我無言安慰,只是說以後不要再吃吧。


生命是堅韌的,老爸這二十年一直被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威脅著,多次緊急入院,我們緊急干預,一次次轉危為安。




生命也是脆弱的,每次入院基本都是他的一個看似偶然的沒留意,由一個小小的錯誤行為導致,幾近送了性命。


晚上向成大夫彙報,她說之所以咳嗽劇烈難以抑制與老爸患有的食道裂孔疝有關。


是的,老爸有食道裂孔疝,而且這個疝曾經折磨得他讓人看著都難受。



應該是十年前了,老爸一吃飯就打嗝,不論稀的稠的,幹的濕的,那嗝打得山響,食物難以下嚥。後來做了胃腸鏡檢查,發現是有食道裂孔疝,造成賁門關閉不嚴,食物上湧,形成重度的食道炎,因而一吃飯,食道一受刺激就會痙攣形成呃逆,也就是打嗝。有時睡覺時也會打嗝,經常被鬧醒而無法入睡。形勢嚴峻。成大夫下了醫囑,首先必須堅持長期整體墊高床頭,以物理的方式,借助地球引力緩解睡覺時食物上湧繼續造成對食管的傷害,客觀上在有了食道裂孔疝,賁門關閉不緊的狀況下,完成食物的順利下行。其次是抑酸劑的短期干預,給食道一個喘息恢復的時間。接著是保護食道粘膜藥物的長期使用,最後是自製優酪乳的食用,促進消化進程,繼續説明食物下行。經過這一番治療加生活方式的改變,奇跡出現了。當然這事兒在成大夫眼裡稀鬆平常,但在我眼裡,我爸身上那就是奇跡。兩年後,原本千瘡百孔,破破爛爛的食道,恢復得光滑平整,這可是一個當時八十歲老人的食道啊,這可是有著無法修復的食道裂孔疝的病人的食道啊!時至今日,我爸一直堅持著那個預防胃食管反流的標準式生活方式。吃飯不論幹稀再也不打嗝了,當然,落下的心理毛病就是他拒絕米食,因為在發病那幾年,他認為米飯一吃就噎得慌!





反流現象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偶爾的反流是應該可以接受的,畢竟我們是以吃為生的,更有很多人以吃得美為人生的主要信仰,不免一美便過度,超過胃一時的承載量而出現反流。短暫的反流會引起不適,警告你下次不要這樣吃了,而你執迷不悟天天都要美過頭,隨著胃酸跟著食物反復上湧到食道侵蝕了食道粘膜造成食管炎,咽炎,咽炎還可以有疼痛對你再次警告,而食管炎通常痛覺不明顯,很多人耐受後就那麼一直不知不覺的生活,久之炎症加深甚或發展為食道癌。


反流性食管炎確實很好治癒

有些人會問,既然老父親很早就有了症狀,為何成大夫不及時給予治療呢?

和老人長期打交道的人都明白,他們固執起來誰也沒辦法。上面提到父親有食道裂孔疝,這個現象在人肌體衰老後是常見的,生活方式得當並不會影響生活品質。父親的胃食管反流肯定在那次治療前就已經存在好久,可他一直認為自己胃很好吃得香,排的暢,拒絕做常規的內鏡篩查,不瞭解他胃腸的具體情況神仙也不能輕易施治吧?所以,你看內鏡篩查是多麼重要!假若父親在哪怕五六十歲後,三兩年篩查一次內鏡,一定會被及時檢出食道裂孔疝,然後及時調整生活習慣,按照上文講的幾點行事他這幾十年會生活得多美多舒服。當然,在用自己的身體以身試法後,爸爸能夠乖乖聽從成大夫醫囑,規規矩矩調整生活方式,成功控制了反流,治癒了食管炎,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讓我時至今日還可以不斷的攙一下他,享受這天倫之樂!


成大夫常念叨,醫生的最終任務是提高人們的生活品質,盡可能讓人們每日都可以舒舒服服的,但這有個前提,就是科學的生活方式的養成需要人們必須重視!


墊高床頭吧!

三四十歲後平心靜氣的去接受一次內鏡篩查吧!


總結一下, 從我老爸的經驗來看治癒反流性食管炎並不難。



這事分為兩部分,第一,假若有食道裂孔疝一類器質性缺陷,那麼進食後出現反流就是難以避免的。還有飲酒,過飽,尤其是在睡覺前那麼睡覺時出現反流也是必然的。


第二,如何減輕反流的程度?

人就寢時將身體通過反流墊或者將床體一側抬高等方式保持頭高腳低,可以非常有效的減輕反流的程度。


第三,如何減輕反流損害的程度?

胃液酸性隨著反流會到達食管,損害食道內黏膜形成炎症,炎症加重會發生食管癌,這是胃食管反流最有害的部分。假若沒有胃酸,胃食管反流也就沒有了傷害性。那麼只要在知道會發生反流的情況下,提前服用一些黏膜保護劑來中和或者阻擋住即將到來的胃酸,反流的有害性得以消除,即使有一些難以避免的反流發生,炎症也不會出現了!通常使用的藥物是鋁鎂加混懸液或者達喜。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