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百萬的NFT,除了當頭像還能幹啥?


好幾百萬的NFT

互聯網潮流由來已久,在1.0時代,就看你有沒有email郵箱。2.0時代,看朋友圈有沒有品質, 現在到了3.0時代看啥呢?

用沒用過NFT頭像。


好幾百萬的NFT

2022年如果你的朋友圈沒人換過這個頭像,基本可以判定你還處於互聯網蒙昧時代。



我十分不解,這2022年了,怎麼還能因為一個頭像就成原始人了? 因為NFT頭像就是前衛的風向標。 NBA的大鯊魚奧尼爾、踢足球的內瑪律這樣的名人,都在購買自己的NFT頭像。


好幾百萬的NFT

內瑪律的NFT頭像



那到底啥是NFT?為啥它們可以被稱為新時代的數位藝術品?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打開了那些售賣NFT的網站,發現上面的商品都是一些常見的數字消費品,比如一張數位圖片,一張張看起來亂塗亂畫的幾何圖形組合,都是虛擬的,這也是它們唯一相同的地方。




而如果我買了這東西,也不能收到實體貨物,只能在網路上流覽。





然而,就是這麼個虛擬的圖形,卻能標價到11萬美元,而且價格還在波動。 那為什麼虛擬的東西值這麼多錢? 我司編輯謝浴缸畢業於某211稅務專業,十分瞭解NFT,他說,想搞清為啥值錢,就得先明白NFT的意義,NFT的全稱是:Non-fungible token,中譯為非同質化代幣。 簡單來講,就是我們在網上所購買的,其實不是明面上的猩猩頭像,而是這頭像所對應的代幣。 這些代幣是一串串獨一無二的代碼。而這種唯一性,就是NFT的表面價值,你可以隨意複製拷貝它的圖元意義,但卻無法更改它的所有權。 舉個簡單的例子, 全世界都知道《蒙娜麗莎》是達·芬奇畫的,現在掛在盧浮宮。 如果你自己畫了一張《蒙娜麗莎》,不管你臨摹得多麼像,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幅贗品,因為它只屬於達·芬奇,唯一,不變。



好幾百萬的NFT

而這也引申出NFT的另一層價值——創作者的獨家價值。 如果把NFT視為一種傳統藝術品,它的價值,更多地集中於創作者,而不是作品本身。 像我們稱讚《向日葵》時,更多的驚歎實則是留給了那個瘋魔、天才的梵高。




NFT網站上,販賣的作品也五花八門,就比如前文我們看到的猿猴頭像,其實來自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遊艇俱樂部。




它旗下所有的作品,創作形式都是先製作好素材,然後通過程式設計方式隨機組合生成。 但我發現,相同的元素不同的組合,價格往往能差上好幾倍。 比如3368號無聊猿,顯然沒有任何突出特點,想起個名字都要想半天。



而同樣隨機生成的9125號無聊猿,因為有“藍色牙齒”“3D眼鏡”等元素的加持,令人印象深刻,是個“潮流猿”,身價便比3368號貴了將近6倍。




這種隨機性處處體現在不同產品上,造型相似的鯨魚,金色皮膚的比普通皮膚的貴一倍以上。





去年9月9日,一組Yuga Labs 的 101 BAYC 系列在蘇富比拍賣平臺上以 2439 萬美元被賣出。





這套NFT最大的特點就是由 101 個無聊猿和三個 M1 和三個M2“突變血清”NFT 組成。當無聊猿代幣與 M1 或 M2 血清結合時,便能使持有者鑄造出一個全新的、獨有的突變猿 NFT。 這種獨特的隨機性,讓其身價暴漲。



在身價暴漲後,進軍無聊猿領域的名人明星也多了起來,想知道無聊猿,多受歡迎,看這些人的動態就知道了。 比如周傑倫就購買了320萬元的無聊猿NFT,但傑倫時運不濟,4月1日發Ins說自己的無聊猿形象被偷了。


曾經憑藉Counting Stars在國內火過一陣的樂隊OneRepublic也十分鍾愛NFT,或許是因為這兩年出的歌都不太行,索性放飛自我,直接搞起了“無聊猿”BAYC 衍生的元宇宙樂隊 Bored Brothers。



發佈的NFT歌曲“DRIP”

有的餐廳也想蹭這波無聊猿的熱度, 今年美國加州就開啟了世界上第一家“無聊猿”90天快閃主題餐廳 。



圖片來自:HYPEBEAST

店內隨處可見無聊猿元素,就是不知道搭載了NFT快車的漢堡包是啥味。



這家餐廳,是食品企業家兼「無聊猿」NFT #6184 所有者——Andy Nguyen 的創意,不僅滿足了大家的味蕾 ,還滿足了大家對虛擬世界好奇的腦細胞。 有人看到這兒會說了,這NFT,我照著圖列印點物料,佈置在我店裡,不也是主題餐廳了嗎? 但你列印的,沒承載虛擬價值,這種虛擬價值像啥呢,一種品牌效應的價值。 比如大家都相信推特老總,所以2022年初,他的第一條推文能賣出290萬美元的價格。




所以這是種品牌效應的疊加,關鍵就在於看你怎麼玩。 我的朋友吳星漢,時時關注NFT動態,他最近告訴我這個武士會火,還會繼續漲。



並且告訴我,要是你現在擁有NFT,就等於當上了互聯網精神領袖,要是不瞭解NFT,就等於跟時代脫軌了。 我十分鬱悶,NFT那麼神奇,我卻接觸不到,來到公司對面的三裡屯透氣,發現這裡有活動在宣傳吳星漢給我分享過的NFT。 中國李寧在這邀請了BAYC家族的無聊猿#4102號玩起了快閃。




我覺得中國李寧選擇無聊猿原因有兩個。 原因1:中國李寧一貫喜歡嘗試新鮮事物的調性,這也是潮流文化的內核之一。 原因2:中國李寧也覺得NFT是特別新潮的玩法想讓更多人近距離感受數位藝術品NFT的魅力。 但無聊猿還是虛擬的,那怎麼能把NFT這種符號放在現實中呢? 列印到衣服上,這是中國李寧給出的答案。



NFT落到具體產品上,你能看到冷峻的黑衣猿。


或者像布魯斯藍血人一樣的藍皮猿。



也能看見無聊猿的各種形象被轉移到衣服上的全新版本。


跟美國那家速食店閃了90天不同,這家名為中國李寧【無聊不無聊】的主題快閃店,只在4月23日—5月4日間開放,就閃11天。


活動的核心實際上就是把NFT實體化,把虛擬向現實轉型,能讓每個人以零成本沉浸潮流街區,體驗一把NFT。




眾所周知,快閃歷來是品牌拼創意的主戰場,提起中國李寧,我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喜歡玩潮流文化。


這次的中國李寧快閃店,是如何展現NFT走進現實的? 首先,中國李寧用了NFT世界裡最常見的一種藝術創作形式:圖元風。 現場搭建上,以圖元顆粒和復古元素為主,力求還原遊戲世界風格。




這個熟悉的LOGO,這一次以圖元的形式矗立在三裡屯廣場。



在每個人的童年時代,都有一段信任虛擬的時光,奧特曼、假面騎士、魂鬥羅的主角或是美少女戰士。


家長們無法理解螢幕上一個個區塊怎麼能讓孩子們如此癡迷,但其實令人動容的是作品背後的附加價值,比如和夥伴合作冒險,觀看奧特曼戰勝怪獸的喜悅。 這一塊圖元風天地把我狠狠吸引住了,遊玩的項目怎麼說呢,很契合中國李寧這個快閃店的“無聊”腦回路,比如開寶箱、釣鱷魚,甚至是就是躺著…… 基本就是不費腦,不費勁的療養式體驗。不過細想一下,當代年輕人躺平+反卷的氣質比隔壁三裡屯托老中心還高,這樣看這些體驗倒是也有趣了。




我問店員,除了這些不能動的,還有沒有什麼能動的活動? 店員說,這次的活動主題叫“無聊不無聊”,而外面這些,僅僅是“無聊不無聊”的第一階段。


我沒趕上之前23—24日的籃球日,但一進門店,李小龍的半身雕像還在那兒放著,很難不讓人注意到店內發售的李甯和李小龍聯名的系列產品。




要是你來,也能跟李小龍過過招,拍一部《死亡遊戲》。




昨天和前天是滑板日,大家在現場以板會友,我司剪輯師唐寶寶因為昨天在這兒跟人PK滑板輸了,工作效率大打折扣,一下午就剪了一個10秒的片頭。



店員說重頭戲在28號,神秘主理人“無聊猿”將空降現場。到時候我就能線下看猴了。 我敢說百分之99的人都不知道無聊猿實體長啥樣。 如果還有人不知道這個猿猴是啥,我再介紹一次,它就是來自Web 3.0的名門望族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遊艇俱樂部)家族成員,編號#4102的「中國李寧無聊猿潮流運動俱樂部」主理人。




有人可能發現了,一般的無聊猿圖案為半身像,但猿主理人為全身像,這也是本次中國李寧聯名產品的元素創作核心。




自此,這款虛擬產品就被中國李甯重新定義了,以後,它就長這樣——它穿著李寧經典ARCHIVE“VICTOR 001”領獎服,手捧中國李寧經典款鞋。 在現場的產品區,你能見到虛擬走進現實的種種痕跡。



多種造型的猿主理圖案被印在中國李寧的T恤上。



店內像是潮流資訊的交互空間和無聊猿的集散地,為青年文化潮流添加了新的選擇。



很多人覺得,NFT是一個遙遠的命題,但中國李寧用行動告訴我們,或許它們並不宏大,它們在本質上都是數字世界演化的必然結果,是我們所找到的,另一種感受世界的方式。



中國李寧結合NFT帶來青年文化大升級,或許也為NFT連結實體經濟和品牌提供了實踐。



中國李寧借助NFT這種新技術,讓虛擬更靠近現實,「中國李寧無聊猿潮流運動俱樂部」也讓更多人參與並體驗到新技術賦予的新潮流。



雖然“無聊猿”的本質是虛擬的數字編號,但用手撫摸那些織物之時,我們依然能體會到真實的快樂。


而更加數位化的生活方式,或許離我們不遠了。



#nft是什麼周杰倫

#元宇宙nft是什麼

#nft是什麼猴子

#nft是什麼遊戲

#nft怎麼玩

#nft怎麼買

#nft是什麼ptt

#nft怎麼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