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又是一年4月1日,依然有很多人在想著張國榮。

看過《霸王別姬》、《阿飛正傳》、《縱橫四海》的人,很難不為他螢幕中的雌雄同體、可柔可剛著迷。

聽過《春夏秋冬》、《我》、《當年情》的人,很難不愛他那早期溫潤透亮、後期滄桑卻又高亢的嗓音。

但今天,我們不聊張國榮的藝術生命和風靡亞洲的璀璨榮耀,它們已被誇耀得太多。

撇去這巨星光環,單看張國榮這個人本身,走近他那些不為人知的、真實生活的細節


相信看完這幾個故事,即使你並非為他著迷,也會忍不住感慨一句:這真的是一個很難得、很好的人,是這個社會裡最為稀缺的那一種滿懷善良的人。 張國榮總是能敏銳地識別、共情他人的難處,且看到了就一定做不到視若無睹。 他過世後不久,一位叫Jacqueline的觀眾打電話到電臺訴說自己的故事。 多年前的一個深夜,她因為遭遇了一些變故,沒忍住蹲在街頭痛哭。沒想到,正驅車回家的張國榮看到了這一幕。 他停下車,走到她身邊,安慰了她整整一夜。 自那以後,張國榮還多次給她打電話,問候她的近況。甚至在國外偶然聽到Jacqueline這個名字,都會下意識地突然打個國際長途來問候。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他的善良是刻進骨子裡的,也從不吝嗇去表達自己的善意。 《霸王別姬》上映後,一次採訪中,曾是記者的作家金娜提問張國榮:你會為愛情而死嗎? 一瞬間,滿場哄笑。張國榮卻沒有逃避這個看起來有些“傻”的問題:

“你問得好,但電影是電影,人生是人生。”

採訪結束後,張國榮特地找到金娜,跟她說:“不要在乎他們的笑聲,你問了今天最好的問題。” 張國榮識人眼光是很獨的。


古天樂、古巨基、張衛健、趙文卓……他看重的人,幾乎沒有後來不成事的。 對提攜那些有才華,但急需幫助的人,他一向是不遺餘力。 拍攝《東邪西毒》時,楊采妮還只是一個學生,只拍過一些廣告和MV。第一次出演王家衛的電影,她十分無措。雖然嘴上不說,可張國榮還是關注到了這個緊張的女孩子。 那天並沒有張國榮的戲份,他大可以在酒店休息。 結果,楊采妮遠遠地看見哥哥拖著拖鞋就來了。他走到正在候場的楊采妮身邊,看了看她的劇本,笑著說: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我來幫你練臺詞。接下來這場戲,對你很重要。”

1998年,剛經歷過金融風暴的香港,一蹶不振。不少導演紛紛呼籲演員們降低片酬、共克時艱。


導演張之亮在碰壁了幾個大牌演員後,聽爾冬升推薦找到了張國榮,邀他出演自己的慈善電影《流星語》。 原本是不抱什麼期望的。可張國榮在看完劇本後,就立馬簽下了合同,片酬一元。 為了促成電影的拍攝,張國榮邀請自己的一眾好友免費參演。劇組資金不夠,他就親自出面去租場地、租道具。 得知導演想買一首兒童歌曲的版權,因為價格談不下來無奈擱淺。他就自己操刀,寫了電影的主題曲《小明星》…… 1993年,《霸王別姬》在法國坎城電影節獲得金棕櫚最佳影片獎的當天。主演張國榮、鞏俐、張豐毅風姿無限,征服了整個歐洲。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得知獲獎後,張國榮並沒有急著與朋友家人分享,也沒有沉迷於誇讚喧鬧的慶祝酒會。 而是默默走到一旁,打了一通國際長途。 電話那頭是《霸王別姬》的化妝師宋小川,張國榮操著京味的普通話,真摯地對他說:“小川,你是我的恩人。” 從法國回到香港之後,他邀請宋小川、京劇指導老師張曼玲及她的愛人史燕生一同來香港旅遊。 他為他們安排了妥帖的行程,親自車接車送,對張曼玲老夫妻倆更是無微不至,添菜、盛飯。 戲早拍完了,獎也拿完了。竟然還有主演一次次地感謝、惦記著幕後人員,尊敬、愛戴他們。 這是宋小川和張曼玲從來不敢想像的。 張國榮的可愛和真誠一向是那麼自然,不帶半點虛假和刻意。


2002年11月,身體狀況已經不太好的張國榮受邀參加雜誌社舉辦的活動。 黃麗玲到大廳迎接他,與他一同搭電梯上樓。電梯裡來賓無數,黃麗玲被人群擠在一角,只聽到張國榮關心地問身邊的經紀人陳淑芬:“黃麗玲呢?” 這隨口一問,讓黃麗玲記憶深刻:“接待”明星多年,迎來送往無數人,張國榮是唯一一個因為在電梯裡沒見到她而主動關切她的藝人。 就連對家裡的菲傭,張國榮也沒有半點頤指氣使的傲慢。 因為兩位菲傭不會說粵語,哥哥平時都用英文和她們交流。令日本編輯志摩千歲女士驚訝的是,張國榮對她們說的是純正的“紳士英語”,初次到他家的國際友人根本想不到:這是在對傭人說話。 不但如此,酷愛搬家的張國榮,每次都會為兩名傭人親自設計房間的佈局。還會找來她們一同商量,問她們是否合心意。 他將兩位跟隨自己多年的菲傭視作家人,沒有主人的傲慢,更沒有身為巨星的挑剔。而是希望她們能住得舒適,共同去營造一個和諧、平等、優雅的家庭氛圍。 “他是我見過最好的人!”是很多人對張國榮的評價。 但這位溫潤君子,也絕不是對誰都這麼客氣。遇到不公正的事,該表明立場的時候,他從來都是第一個站出來。 拍攝《霸王別姬》時,張國榮偶然得知劇組的一位京劇老師經常遭到丈夫的家庭暴力。他一怒之下,召集了整個劇組的人過來“公開處刑”。 他指著家暴男的臉,霸氣十足地說:“你再打她,我從香港帶人過來北京揍你!”


2002年,張柏芝在一次飛車表演中意外受傷,傷勢很嚴重,足足在醫院躺了半年多。 張國榮去看望她的時候,將自己一直貼身佩戴的平安符,送給了她。 按照風俗,這樣的護身符是不宜送人的,且他與張柏芝相交並沒有很深。但眼見她在病床受苦,張國榮還是不顧旁人反對,將它送給她,以保平安。 張國榮去世後,張柏芝一度非常內疚。她日日以淚洗面,“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護身符沒了,他才會出事!” 直到今天,她一直貼身戴著哥哥的護身符,仿佛他從未離開。 儘管張國榮曾在日本和韓國紅透了天,在坎城成名後湧來了太多走向國際的機會,張國榮的選擇始終是:

“我是中國人,為什麼我不為自己人演一些好電影?”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當很多頂流都把好萊塢視作理想之地時,張國榮的態度是不屑的。 “我要在中國拍攝中國的電影,奉獻給中國觀眾,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事。”他不止一次在各大國際電影節,當著外媒的面一再重申。 在日本發行的張國榮寫真集《慶》裡,他游走祖國大好河山,倍感動容,親自撰文寫道:



“慶倖能夠看到擁有幾千年文化的這塊土地正逐漸邁向一個新的紀元。紅旗拂蕩,國泰民安。”

這段話,被日本人原封不動地譯成日文,印在書中。 寫在最後: 撇開藝術成就,張國榮是個至仁至善的君子,也是個有大智慧和大局觀的智者。 他是那種初看會被驚豔的人,更是相熟之後再難忘卻的人。

張國榮這個人一直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知道越多越發現他的好。

他是如此熱愛親友、同事和生活,熱愛盛放中的祖國,熱愛每一個脆弱的陌生人,也熱愛自己的職業和表演生涯。 或許,正因為他存儲了這麼多的愛,他的作品才會如此動人。 而我們,懷念張國榮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從他那獲取的真摯之心,像他一樣捧給世界。 張國榮曾說:“我不是一個貪婪的人,你們會不會很快就不記得我了?” 我們用懷念來回答他的問句: 我們會一直記得。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