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仁医》见病童感受深 罗仲谦笑囡囡似戏子 最叻扮喊

#TVB剧集 #星空下的仁医 #罗子溢 #罗仲谦

子溢去年做爸爸后,承认思想上有好大转变

罗子溢(前名罗仲谦)2016年跟杨茜尧(前名杨怡)结婚后,去年首任爸爸,育有囡囡翊心(Hera),他当爸爸后即拍剧集《星空下的仁医》演儿科医生,对住小朋友便父爱泛滥,见到病童唔使入戏自标眼泪。他承认Hera出世后转变极大,连最强Body都保唔住,但又想keep住型样唔想将来失礼囡囡,他又爆笑透露囡囡可能遗传演员父母优良因子,天生戏子演技极佳,更似足妈咪杨怡最叻就是做喊戏。 子溢继《On Call 36小时》在《仁医》再扮医生,但今次角色「文柏熙」复杂得多,背负龚慈恩演的名医妈妈期望外,更要守住患有精神病秘密,作为医生却讳疾忌医。他开心制作人对自己演技有信心,「《陀枪师姐2021》时已有人话我演戏沉实咗,层次丰富咗,可能做咗爸爸睇件事唔会咁简单,眼神唔再系咁单纯,好似以前咁冇经历过啲乜嘢,会多咗少少岁月磨练。」

子溢忍不住赞囡囡Hera眉粗眼大,有几分姿色

为凑女放弃好身材   今次对住小演员演戏,子溢做老窦后的转变更明显,「同BB做戏,讲个BB有重病插晒喉,望落好可怜好惨,我小朋友又同佢差唔多岁数,睇住个小朋友都谂起个女,感情好丰富,望落去眼泪都标出嚟,唔需要培养啲感情已经出。」不过他亦承认这次拍摄最困难就要配合这些「尊贵的演员」,「有场讲个BB好似feel到医生嘅爱心,想表达佢谢意用手仔掂吓你,我讲呢度10秒钟,但呢场戏我哋拍咗几日,因为小朋友每日个状态都唔一定好好,大家唯有等,佢嚟到不停喊拍唔到就要取消,系最尊贵嘅演员,好睇情绪,冇mood唔拍,哈哈!」   由于囡囡Hera正值疫情最严峻时出世,加上子溢要为《仁医》开工,他坦言那段日子压力特别大,会为Hera想得特别远,「做咗爹哋思想真系冇以前咁单纯,系会复杂咗,谂多咗好多,好似杀到埋嚟要拍多几套搵多啲钱,要有勇气啲踏出个舒适圈,为个女变得有计划咗。尤其系佢嗰辈喺社会,竞争上应该会更加激烈,应该搵食更加辛苦,你又唔知佢叻唔叻喎!唔叻嘅话死火啦!虽然我个女都有啲姿色,哈哈!唯有自己努力啲,我成日会谂搵埋佢嗰份,我做佢后盾,咁就最好。」   挂住凑女,子溢更「荒废」了最强Body成年,「健身都冇做,我最爱嘅嘢,其实有时间,不过凑完佢觉得攰唔去,我都紧张外形,因为我希望阿女大个咗,我仲系咁样嘅状态,去接佢放学时,佢唔会觉得『哎吔老窦你唔好嚟接我啦,好核突』,啲同学会话『你爸爸好有型』,会好有自豪感。」 积极造人追多个B   现在Hera已1岁半大,识得有更多互动,更爆笑会不时大晒好演技,「佢硬颈又薄皮唔钟意人话,又好戏喎!两个演员生出嚟,果然系戏子!哈哈!喊戏同佢阿妈一样咁劲呀!但你feel都有啲假喎老友!(佢几时用呢招?)佢唔想食嗰样嘢,但系妈咪又想佢食,大声少少佢就即刻喊,但系佢喊紧嘅时候对眼又射吓你,望吓外婆,跟住佢再求妈妈唔食,真系好好戏。」   目前子溢主力带Hera户外活动,茜尧就负责讲故事,最希望囡囡返学后,他们不会变成怪兽家长,「我有一样坚持,唔好咁细个畀佢学啲学术性嘅嘢,譬如学几种语言嗰啲,除非佢自己有兴趣,我唔想将我兴趣加诸佢身上,因为冇兴趣唔会有成绩,自己有经历过,嗰时屋企人话要拣理科多出路,回想返我系钟意文科。」他更谂埋将来面对囡囡男朋友,「唔抗拒佢拍拖识男仔,呢啲避免唔到,你又唔系廿四小时喺佢身边,反而令到佢话畀你知,咁嘅方法仲安全。」

子溢有大量跟小演员对手戏

  由于Hera太万千宠爱,子溢跟茜尧想生多个令她学识同人相处,所以正「努力造人」,「我哋开放态度,咁先会成功,以前啲人讲咩拣时间,咩中药调理,冇样实现到,唯一实现到系当你放弃嘅时候就会有,命运嚟,唔刻意搞,顺其自然,有mood行埋,冇mood算数,唔使特别勤力嘅。」至于仔女无所谓,因他几享受做外父,「生仔等如冇咗个仔,自己都做仔,问心你几何会回家,但系女唔同好黐家,成日挂住屋企,女婿听话啲定系仔听话啲!?哈哈!仔就驳咀,女婿就恭恭敬敬,自己都做人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