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INTO1:我們想要變得非常完美!


INTO1:我們想要變得非常完美!

在INTO1通過《創造營2021》成團三個月後,他們發佈了成團首張音樂EP《風暴眼》,INTO1的運營團隊也宣佈了為其打造的INTO1's Wonderland的計畫。雖然是創系第四代團,由於有多位團員來自國外,INTO1的發展方向並無前例可以參考。目前已知的是,除了舞臺以外,INTO1也開闢了《未知週刊INTO1》《ONE事大吉》等屬於他們自己的自製節目,在INTO1's Wonderland計畫的版圖內,這11位少年還將繼續產出音樂作品,以及開展巡迴演唱會。本刊在INTO1成團三個月後專訪他們,為關注INTO1的你們帶來來自這11位少年的成團講述。




INTO1初長成

INTO1的運營團隊希望INTO1成為一個作品和舞臺都扛打的團體。自2021年4月《創造營2021》總決賽成團至今,INTO1總共為大家帶來了5個舞臺表演,參與4檔節目的錄製,這11位少年邁出了讓觀眾認識INTO1的第一步。

INTO1:我們想要變得非常完美!

在INTO1成團84天之際,他們的運營公司哇唧唧哇正式發佈INTO1's Wonderland的計畫。11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少年,帶著他們的好奇心和冒險精神,正式開啟兩年的探索之旅。哇唧唧哇創始人、總裁龍丹妮介紹道:“INTO1作為創系第四代團體,是不同于傳統我們看到的韓系、日系和其他國家的團體,他們是多國文化的融合,他們陽光積極、充滿正能量,是立足於中國本土的國際男團。我們希望INTO1可以成為自立自強、踏實可靠、業務能力與市場價值拔尖、帶領中國文化和作品走向國際的一個男團。”龍丹妮提供了一組資料來說明INTO1成團後的成績,“在商業的部分,成團至今INTO1已經有60多個品牌,而且全團11位成員展開了商業合作,這裡面涵蓋日化、快消、網服、寵物用品、服裝、遊戲、電商、家居……差不多10個品類。效果也非常好,也得到市場和品牌的高度認可。” 在INTO1's Wonderland的計畫內,成團後的首支音樂作品《INTO THE FIRE》也在發佈會上完成舞臺首秀。此外INTO1還擔任了騰訊東京奧運報導喝彩大使,而這首歌曲也成為“騰訊東京奧運報導喝彩曲”。

“在《INTO THE FIRE》這首歌的創作過程中,你們有沒有參與到創作的部分,在整個的專輯製作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情?”在接受本刊的專訪中,11位少年對於這個問題一致表示,這首歌的創作是一個學習的過程。AK總結道:“這首歌我們的創作過程主要是交流,不斷地跟老師交流,提出自己的想法,在創作過程中一切都是可控的。”伯遠補充道:“因為我們的經紀團隊很尊重我們11個人的意見,包括歌的編曲怎麼定、這個段落用rap還是用旋律、這個地方用哪個音色,這樣的細緻小問題都會問我們的意見,然後我們會在群裡面總結和統一意見,劉宇做代表在群裡寫一個答案。”對於這首歌的solo部分,林墨則自我吐槽:“我覺得我那句solo唱得可難聽了。”在一旁搖頭的伯遠顯然和林墨意見不一致:“但我覺得很好,製作人老師的審美是很好的,他覺得你就是很有個性,所以把你的solo放進去了。”劉宇也點頭表示認同:“他那句solo很有朝氣的,我覺得還是很青春的。” 《INTO THE FIRE》收入在一張名為《風暴眼》的EP中。《風暴眼》是INTO1的首張音樂EP,專輯取名有講究,龍丹妮表示,之所以取名“風暴眼”,其寓意:“我們從海上來,歷經風暴,我們也是風暴的中心,我們怎麼面對風暴,共同從INTO1,用《INTO THE FIRE》,站在風暴眼中間一起闖蕩世界,去INTO1的Wonderland。”在《風暴眼》上線之後,屬於INTO1的首唱會也在籌備中,按照計畫,在《INTO THE FIRE》面世一個月後,會跟所有粉絲朋友們見面。

當被問到“兩年的成團期你們定的目標是什麼?有沒有想到取得什麼樣的成績?”這個問題時,11位少年的臉上都有一種光亮,幾乎是異口同聲的,“我們要變得非常完美!”AK率先打破這個完美的氣氛:“我們不要說大話了。”伯遠的回答永遠像是一個團隊裡的“大哥哥”,顯然是經過了一個理性的思考:“我希望兩年後別人提到INTO1,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受到肯定的,就是組成INTO1這個事情是正確的、最好的。”張嘉元年紀不大,思維卻很敏捷,他脫口而出:“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兩年之後,或者三四年之後,別人一想到INTO1成團期才兩年,就會說,才兩年,太可惜了,就這樣。”

INTO1:我們想要變得非常完美!

INTO1在路上

在11位少年看來,INTO1確確實實是有一個“多元化的團隊靈魂”。多元化在張嘉元的解讀中是“每個領域都有擅長這個領域的人”。伯遠對此的見解是:“我們成員來自不同的國家,我們也有不同的風格,我們既有不同但是又能成一個團,在其中碰撞出火花。” 團員多國文化的融合讓INTO1的發展道路充滿了新思路。今年5月,贊多、力丸、米卡、高卿塵、尹浩宇,這幾位來自外國的團員受邀擔任了三星堆文化國際推廣體驗官,演唱了推廣曲,以中國風的歌曲演繹傳遞給海內外朋友們三星堆文化的神奇和魅力。 成團之後,INTO1參與了不少與中國文化相關的工作。隨後,INTO1也即將開啟與中國文保基金會的工藝合作,以保護長城形象大使的身份親身探訪古長城遺址,參與保護修繕長城的工作,這似乎也是多國文化融合帶來的新思路之一。

作為唱跳團體,作品計畫自然是重磅,由於團員來自多個國家,一個實際又重要的問題擺在少年們面前:“以後團隊的歌曲創作會以中文歌為主嗎?在歌曲創作上都根據團做了哪些考量?”伯遠回答道:“我覺得會更看題材來決定。”張嘉元認為:“音樂是不分國界的,無論什麼語言把歌弄好聽是正事。”AK透露:“我們首張EP的三首全新歌曲主要以中文為主,然後我們會跟製作人老師去聊創作的每一個部分,我們想加一些什麼樣的態度進去,或者是想表達一些什麼,哪裡有一些音色不喜歡,哪裡的音色我們很喜歡,我們都會去積極地參與討論和創作的過程。”團裡的幾位外國團員表示他們目前也都在勤奮地學習中文,他們對中國文化感到很好奇,也為在中國生活的便利性感到驚喜。


INTO1成員自述


INTO1劉宇:擔任隊長是責任也是信心

INTO1劉宇:擔任隊長是責任也是信心

成團之前,在《創造營2021》中我是中國風擔當,成團後我是隊長擔當。成團前後的我改變當然很大,我覺得擔任隊長對於我來說既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信心。成團後的每一次作品對我來說都是挑戰,創作出好的作品肯定就是最大的挑戰,但是這個挑戰也沒有給我帶來很大的恐懼或者是壓力。我覺得這個挑戰讓我們團內每個人都很興奮,這是一個讓人願意去冒險、去嘗試的一種挑戰。


INTO1劉宇:擔任隊長是責任也是信心

我們需要做多方面的提升,我覺得最大的提升就是做突破。其實大家對任何事物都有原有的一個印象,然後你需要通過你的作品去打破大家對你原有的印象,讓大家看到更多元的自己和團隊。我覺得我們的潛力還是蠻多的。對我來說最大潛力應該是去做融合。因為大家可能知道INTO1是具有多國風元素的男團,這個多國風元素在這個團隊裡如何去體現,大家會比較有期待。我覺得如果我有機會可以帶大家一起去做融合的話,也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INTO1贊多:好的作品非常重要

INTO1贊多:好的作品非常重要

成團之前我是Freestyle擔當,目前我在團裡新的擔當是“最近胖了”的擔當,因為中國菜……非常好吃。我很同意劉宇的說法,成團後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也是“如何才能創造出好的作品”。好的作品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也會努力呈現好的作品。說好中文對我來說也十分重要,我想學中文,我也很想把自己學習中文的這些成果展現給大家。


INTO1贊多:好的作品非常重要

當然在中國的生活中我也接觸了很多不同的東西。最近我會用微信支付買東西,非常方便。又比如在日本的時候,我們的吃飯方式是每個人都吃自己盤子裡的食物,在創造營的時候,AK和我一起吃飯會吃我盤子裡的,一開始我非常不理解,為什麼他會用這樣的態度對我?現在我也慢慢融入中國的飲食文化,知道這是因為他和我親近。


INTO1力丸:我想Keep Going Crazy

INTO1力丸:我想Keep Going Crazy

成團之前我是編舞擔當,但現在是“按摩擔當”,我的按摩技術很好(開玩笑)。 我覺得找到鏡頭在哪裡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不好意思又開玩笑)。我是個很奇怪的人,所以我想Keep going crazy,想要保持個性。(在一旁聽到要笑場的AK幫助翻譯:他覺得他是一個比較內向的人,希望能夠通過跟隊友的相處、隊友的幫助,以及和所有工作人員的相處,然後變得更外向,然後更Open。)

INTO1力丸:我想Keep Going Crazy

其實我一開始不太適應合宿生活,但是現在習慣了,每天和大家一起很開心。我也想有機會能夠自己作詞作曲。我還有沒被發現的潛能,但現在是秘密,大家可以一起期待。

INTO1米卡:我希望嘗試旋律Rap

INTO1米卡:我希望嘗試旋律Rap

我覺得我現在是模特擔當。我的最大挑戰是記住編舞。 成團對我來說有很多挑戰,比如需要適應新的生活節奏與環境,最重要的是學習舞蹈與中文,但這些挑戰都讓我每天更充實,也覺得自己有提高。我迫切地希望我的中文會變好,更自如地表達自己,能夠更好地和大家交流。我也希望嘗試旋律Rap,每天也在為此而努力。

INTO1米卡:我希望嘗試旋律Rap

從選手到成團,我在心態上和生活狀態上和以前也有不同。作為選手的時候,可以有更多犯錯的機會;成團後代表INTO1,有更多責任在身上,所以在心態上會更加對自己嚴格要求。我在生活上最大的改變就是,有隊友每天在一起,非常開心。


INTO1高卿塵:下一次舞臺要讓觀眾看到我們有進步

INTO1高卿塵:下一次舞臺要讓觀眾看到我們有進步

在《創造營2021》初舞臺,我自我介紹說我是公司的可愛擔當,但是因為最近我泡腳了很多次,所以我覺得我是“泡腳擔當”,還有“采耳擔當”,我很喜歡泡腳和采耳。成團後我認為我們的最大挑戰是下一次舞臺要讓觀眾看到我們有進步,另一個挑戰是要控制自己的健康。不能讓自己生病,要真的注意身體。

INTO1高卿塵:下一次舞臺要讓觀眾看到我們有進步

我也在思考怎麼可以真的當一個好的榜樣,所以我覺得我們在每個方面都還要提高。對於我來說我們團很好,因為我們一起互相幫助。雖然我從泰國來,但是在這裡,我沒有我不是這裡人的感覺。原本我很怕我在這裡會不習慣,不能很好地跟這裡的人融合,但是現在朋友和粉絲們給我們的鼓勵讓我感覺很像家。


INTO1林墨:想在水下開演唱會

INTO1林墨:想在水下開演唱會

我在團隊裡的地位一直沒有被撼動啊——顏值擔當,哈哈。成團後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那次來自薇婭狂歡節的挑戰。我因為學業的原因和團隊合排的時間不多,那次真的讓我頭都炸了。

INTO1林墨:想在水下開演唱會

當下我想提升我在聲樂方面的能力。我希望成團後的自己變得更有趣,綜藝效果和業務水準都能得到進一步提升。《創造營2021》的生活我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很有趣,雖然是比賽,但節奏相對于成團還是要輕鬆一些。成團後有很多東西要學,其實挺累的。不過每天只要自己的工作完成了,我心裡就不會很慌。比如每次一學舞蹈,我如果能把動作都記好了,我就覺得很安心。噢,對了,我還想在水下開演唱會。


INTO1伯遠:我想做一個好的製作人

INTO1伯遠:我想做一個好的製作人

我入營前,一般不會去給別人推薦美食,但現在,我是吃東西的時候別人會覺得我吃的東西好好吃的那種擔當。對我來說成團後最大挑戰也是“薇婭”,但我是吊威亞,那是對我來說目前為止最大的挑戰。我非常恐高,然後小九還在那唱My heart will go on。 我說實話,我們做工作的時候,公司的同事跟我們說你們要多產出物料,自己拍拍Vlog或者是說拍照片,但拍Vlog需要狀態和時間,這就需要我們學會管理自己的時間。


INTO1伯遠:我想做一個好的製作人

我這兩年想學外語,因為我一直覺得學外語是一個需要語言環境的事情,如果有好的語言環境,其實生活中的交談就是很好的老師。我還想展現自己的潛力或者我沒有被大家看到的部分,其實我有作詞和作曲的經驗,我想在接下來兩年當中給大家展現一下,也希望能夠跟團隊有音樂製作經驗的人學習音樂製作,我覺得適合自己的永遠是自己寫出來的,所以我想成為一個好的製作人,和我們團一起創作更多我們自己的作品。

INTO1張嘉元:既不要名也不要利,自己先努力

INTO1張嘉元:既不要名也不要利,自己先努力

我在團裡是怪力擔當吧。我經常會買一些大件的傢俱,每次都是我自己扛上去,比如說冰箱我就會一下扛三樓去。林墨說我的手臂力量是很可怕的,我是《創造營2021》的掰手腕冠軍哈哈。

INTO1張嘉元:既不要名也不要利,自己先努力

我之前好像是個“野人”?現在的我蠻正常的。對了,伯遠說我不算是“野人”,是“家養野人”。我有我自己的光芒,換個角度去折射。現在的我要學會克制,尤其是剛進入這一行業,說白了肯定要從0開始學習。我覺得這個算是一個挑戰,但其實現在基本上已經挑戰完事了。林墨聽到我的這句話說我的鼻子長到月球了哈哈。成團兩年我倒是不急於讓外界瞭解我的潛力,我希望我自己能開發一些新的、我不知道的潛力。這兩年,既不要名也不要利,自己先努力。


INTO1尹浩宇:我想為我們團寫一首歌

INTO1尹浩宇:我想為我們團寫一首歌

在創造營的時候我可能是故事成語擔當,但是最近我覺得是“戲精”擔當。伯遠說我在生活中喜歡用很誇張的表情表達自己的情緒,AK說我很抓馬。比如說我們在練舞的時候可能很累了,假如今天有拍攝伯遠打了底,但是我沒打,伯遠就看著我說:“哇你的妝都沒有花。”我說:“對啊,我今天是素顏。”他就說我是“戲精”。 成團後我覺得我們面臨過最大的挑戰應該是我們在薇婭狂歡節舞臺上的表演。那個舞臺有很多的水,我們跳舞的時候水一直在飛飛飛。我在控制我的表情,但是這個水一直在給我洗臉,一直在給我卸妝,所以我在儘量控制我的表情,也控制自己不摔倒。

INTO1尹浩宇:我想為我們團寫一首歌

其實我在泰國的時候很喜歡寫故事,有時候也寫歌詞。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為我們團寫一首歌,就是寫中文的歌詞,這個太難了,但是也想儘量做到。我最近都在很努力地學中文,比如我們看中國的電影,我很想聽懂,我就不看字幕。我們一樓有機上盒,還有藍光DVD。我和伯遠看電影的時候,跟他聊劇情,我說中文,他說英語,這樣學得更快。

INTO1周柯宇:這兩年我會慢慢邊走邊看邊學

INTO1周柯宇:這兩年我會慢慢邊走邊看邊學

成團之後我的休息品質變高了,比所有人都更能多睡那麼幾分鐘,就是賴床(笑)。我覺得對我來說比較大的挑戰,是如何進行時間管理,這還蠻現實的。因為我們成團之後休息的時間不多,除了工作以外,有時候想要再提升一下,或者是放一些時間在自己的愛好上面,就會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能量、沒有精力去做。所以為什麼成團之後,我會變得比在創造營裡面更加喜歡賴床抓緊時間休息,對我來說,時間管理感覺困難挺大的。

INTO1周柯宇:這兩年我會慢慢邊走邊看邊學

在這個團待著的話,這兩年我希望能夠找到,並且留下一個屬於這個團的東西,就夠了。至於別的,其實這個團裡面現在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多我可以吸收、可以學習的東西,這兩年我會慢慢邊走邊看邊學。比如我最想學的就是林墨身上的安靜技能。

INTO1劉彰:想要做出一個 傳唱度和藝術性並存的作品

INTO1劉彰:想要做出一個 傳唱度和藝術性並存的作品

我想不到我是什麼擔當,他們說我是撓背擔當(笑)。這個東西怎麼說呢,都是經驗,我已經撓背19年了。我3歲開始,我媽會幫我撓背,到後面我父親給我撓背,我也學會了怎麼幫別人撓背。

INTO1劉彰:想要做出一個 傳唱度和藝術性並存的作品

言歸正傳,成團這兩年內我最想完成的事情,就是想跟大家一起完成一首極具傳唱度、又極具藝術氣息的作品。就是整一個非常好的唱跳作品,或者是舞臺MV也好。再說到如果有個人特別想提高的東西,我可能想要成為一個更有智慧的人。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