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聽創業者怎麼說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有投資人認為,“目前國內大部分的NFT平臺,是披著NFT外衣,做著互聯網的生意,並沒有新的范式和創新。”那麼,國內NFT平臺的創業者是怎麼想的?他們能經營出中國版的“OpenSea”嗎?


2021年,鏈圈的“C位”屬於NFT(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貨幣)。



來自Nonfungible的資料顯示,今年Q2,NFT市場交易額達7.54億美元,同比增長3453%,環比增長48%。其中,最熱門的領域包括藝術品領域、體育領域等。


根據Cryptoslam統計,目前銷售額最高的三個NFT專案分別是區塊鏈遊戲Axie Infinity、NBA球員卡收藏品NBA Top Shot和虛擬形象收藏品Cryptopunk,銷售額分別達到10.4億美元、6.7億美元和6.5億美元。



NFT是如何異軍突起,並一躍成為資本圈追捧的“新寵”的?


時間回到今年3月初,數位視覺藝術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以NFT形式在佳士得拍出6935萬美元的天價,這位40歲的美國畫家一夜暴富。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Beeple數位藝術作品《每日:前 5000 天》。圖片來源:佳士得網站


佳士得的這次拍賣迅速引爆海外藝術圈。幾乎在同一時間,NBA Top Shot的出現加速了NFT的出圈。


資本的嗅覺永遠是最靈敏的,在這場火速出圈中,有人看見了未來數位藝術,有人看見了商機。



5月,支付寶與敦煌美術研究所及動畫《刺客伍六七》,共同推出基於螞蟻鏈發行的NFT版付款碼皮膚,阿裡還推出NFT數位藝術專場,正式宣告入局NFT產業。《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後,阿裡旗下潮玩品牌錦鯉拿趣同步推出了相關NFT付款碼皮膚,上線後,8萬份NFT迅速售罄。


入局者還有騰訊、網易、微博等互聯網巨頭。


“這些巨頭能做成什麼樣不好評價,但我個人覺得他們在走一條和原生區塊鏈世界NFT項目不一樣的路。”Nothing Research合夥人丁元告訴全天候科技,現在的NFT項目主要分為幾大類,第一類是基礎設施類,第二類是實物資產NFT化,第三類是原生數字資產。巨頭入局旨在“占座”,參與的方式主要集中在第一和第二類。


NFT市場的火熱程度在今年8月達到了峰值。根據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臺OpenSea的資料,交易最高峰出現在8月29日,當天交易額超過3億美元。


全天候科技瞭解到,今年6月前後,一批致力於成為“元宇宙中的淘寶”的國內NFT交易平臺湧現,試圖在NFT這片“藍海”中搶到一塊蛋糕。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ODin NFT平臺上的作品 來源:ODin NFT


“做平臺肯定是最賺錢的,大家都是有野心的,早期有機會的時候,誰會退而求其次選一個細分領域呢。”有創業者表示。



中信證券認為,雖然當前國內NFT市場仍處發展初期,參考海外NFT行業的高速發展,未來國內NFT行業也將有望迎來發展紅利。


多位NFT從業者表示,與海外NFT生態的爆炸式發展相比,國內的NFT市場才剛剛開始。


對於國內集中湧現的NFT交易平臺,有投資人認為,“大部分是披著NFT外衣,做著互聯網的生意,並沒有新的范式和創新。”


那麼,NFT究竟是什麼?國內NFT平臺創業者在做怎樣的生意?他們能經營出中國版的“OpenSea”嗎?我們與幾個平臺的創始人及掌舵人聊了聊,希望他們的分享也可以有助於大家進一步看清NFT。





1



“做元宇宙中的淘寶”


NFT中國創始人石琦


2019年,第一次真正接觸NFT,是因為我的一位朋友不太會用OpenSea上的錢包,想讓我幫她賣掉自己的作品。


當時,OpenSea的體驗感要比現在遜色一些,從操作上來說對藝術家並不友好。之後,我花了很長時間研究OpenSea上哪些作品賣的好。


NFT在中國一定需要一個平臺,它的存在不只是為了讓用戶炒作賺錢,而是讓藝術家和內容生產者可以將數位資產變現。想通這件事之後,我開始研究了國內外已有的每一個平臺,拉了一套資料出來。


說實話,體驗感都不是很好。最明顯的一點,目前國內大部分的平臺還是核准制,通俗來說,這些平臺要去邀請大IP入駐,這就無形中提高了NFT破圈的門檻。



我們想做的是破圈,任何用戶都能參與進來玩,所以區別於核准制,我們做了註冊制。簡單理解就是每個人註冊一個帳號就能馬上玩起來,這也是我們走人民幣體系的一個重要原因。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NFT中國平臺上的作品 來源:NFT中國


平臺從6月上線至今,已經有5萬多註冊用戶,入駐了兩千多個藝術家,知名的包括陶文元、鹹魚中下游等,從成交資料上來講的話,每天都在創新高。這3個多月,我們已經開始盈利,不過現階段投入也非常大。


一幅作品賣出,我們抽傭10%。在我們平臺上,價位在1000元-3000元的作品比較受歡迎,其中,1000元-2000元賣得最好。如果藝術家在微博上小有名氣,那麼他的作品就會賣的非常好。通常情況,“一個藝術家每次放十幾、二十個作品,每個1000元左右”從成交資料來看,這種是比較“跑得通”的。



從形態上來看,我們平臺上繪畫最受歡迎,首先繪畫的體量比較大。其次,很多畫家本身就有自己的粉絲,他們入駐後,會在自己的微博、抖音等社交媒體上宣傳,這也會起到引流的作用。音樂也是我們之後要重點發力的領域,現在有幾個有名的歌手也在做NFT發佈售賣。


下一個階段,我們想讓藝術家去經營自己的社區,和粉絲互動起來。我們的新版本多了很多功能,比如,粉絲可以去follow自己喜歡的藝術家,可以和藝術家線上對話。還有VR藏品室,類似于貝殼找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藏品室,這個是目前國內還沒有的。


其實,NFT在藝術領域的應用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未來,它更多的應用是在元宇宙,在元宇宙裡,NFT可以說是基石。未來,AR、 VR技術發展的越來越好,人們需要在虛擬世界進行交互。



在元宇宙中,NFT這個token可以代表任何一種資產,而我們這種交易平臺可以理解為元宇宙中的淘寶,OpenSea就是元宇宙中的亞馬遜。


10月初,我們會開啟Pre-A輪融資。在挑選投資方時,我們比較在意幾個點:首先,我們發展速度非常,所以對我們來講,打錢速度是比較重要的一點。另外,資本方投後賦能也是我們比較看重的。


目前,我們深度溝通的資本方不到5家。從目前接觸的投資人來看,他們最關心的當然是政策風險問題。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問題,政策風險其實跟行業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早年有不少ICO的玩家也湧入到NFT的圈子裡面,難免會給這個行業在輿論上蒙上負面色彩。


我覺得這可能會是一個攔路虎,但我們也不能因噎廢食。元宇宙對人類是非常有價值的,難道因為ICO的一些項目方在裡面割韭菜,我們就要放棄元宇宙嗎?肯定不是這樣的。



當下,大眾對NFT可能有一些誤解,這個事情也需要整個行業去做正確的導向。


合規方面,我們是部署在乙太坊生態內的,不是聯盟鏈,也能夠開放二次售賣。新版本上線後,以前買過我們平臺NFT的藏家們,都可以進行二次售賣。




2


“搶到‘國內第一個用人民幣交易的NFT平臺’頭銜”


ODin NFT平臺創始人潘波



我個人比較喜歡玩新鮮東西,因為經常看籃球,我去玩了NBA Top Shot,知道了NBA開始做NFT這件事。和國外其它交易形式用代幣不同,NBA Top Shot是掛美金交易的,這也說明國內也可以掛人民幣交易。


大家炒代幣是因為它有巨大的增值空間,但NBA Top Shot掛美金說明沒有代幣的炒作屬性,純粹是靠NFT內容本身或者球星個人的效應去帶動。而它沿用的也是區塊鏈底層技術。所以,NBA Top Shot是一個非常棒的案例,給了我們在國內可能走合規化非常重要的參考。


今年年初,我們便開始規劃NFT平臺,終於在6月1日上線,搶到了“國內第一家用人民幣交易的NFT平臺”這個頭銜。NFT市場是一個增量市場,“第一家”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從用戶的角度來講,他為什麼要參與呢?很簡單,NFT是一種全新的價值存儲和流通方式。當NFT火起來之後,他們能看到NFT將帶來的潛在收益,當然願意參與其中。而且,NFT的玩法更簡單,在交易平臺上,一個NFT綁定一個作品,你只需要買賣你喜歡的或者認為有升值空間的作品就可以。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ODin NFT平臺上的二次元作品 來源:ODin NFT


我們做了深度調研,從結果看,海外用戶具備投資意識,瞭解風險,但絕大部分國內用戶不懂投資,更多的人在投機,兩種人群是完全不同的思考模型。這個結論說明我們不能把門檻做的太高。


另外,從使用者年齡來看,參與NFT交易的95後最多,其次是90年-95年,接下來是80後,70後、00後極少。


這幾個月,國內上線的交易平臺也越來越多。其實很簡單,現在科技領域、互聯網,哪個賽道都內卷,這些賽道的格局都已經形成了,很難被打破。但NFT還是一個增量市場,參與者還有定價的機會、搶佔資源的機會。



這個時間點正是跑馬圈地、搶IP、搶核心資源的時候。我們選擇做綜合性平臺,是因為目前NFT領域基礎設施剛起步,基礎設施完善後,後期會出現很多做細分賽道的企業。


在NFT發售和後續的交易過程中,平臺會抽取一定的發售費用和手續費。海外絕大部分平臺的傭金比例都是5%-15%,國內平臺其實都處於摸索階段。


創作者的作品在初次售賣之後,如果作品再次在平臺內流轉交易,平臺也會收取一定的手續費。起初,平臺的費率為交易額的5%,中途上漲至10%,結果剛漲幾天,用戶不樂意了,實行了3天后我們決定還是降回5%。


早期,我們會與鑄造者聯合發售一些NFT作品,這是我們利潤的核心來源。比如有許多藝術家只會創作,卻不懂得如何包裝和行銷。那麼我們作為平臺方,就可以承擔這部分服務。



從藝術形式上來看,我們平臺上最受歡迎的是二次元。8月起,我們開始結合NFT盲盒的玩法,現在實物盲盒很火,因為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追求獨一無二屬性的東西。NFT盲盒恰好是用戶抽到的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邏輯差不多。


事實證明,NFT盲盒是有市場需求的,我們現在發盲盒基本都秒空,感覺NFT盲盒比實物盲盒更受歡迎。到現在我們一共發了5個系列盲盒NFT,最受歡迎的是博物館IP的。


目前我們平臺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這個階段,我不會排斥任何可能性,也會盡可能多地擁抱不同領域,所有適合合作的內容都會去做一波嘗試。



但隨著市場發展,必然會出現幾個最適合中國市場的板塊,那時我們會去在這幾個細分板塊上重點發力,目標是在這幾個細分領域上至少做到前三。




3


“NFT市場缺乏明確價值發現機制”


歐易OKEx首席執行官 Jay Hao



2017年底,基於乙太坊的鏈遊CryptoKitties(加密貓)走紅,玩家可以在遊戲中購買、出售和繁殖加密貓,每只加密貓都是一個具有獨特屬性的NFT,可以在區塊鏈世界自由流通。


這款遊戲在當時十分火爆,一度導致乙太坊網路癱瘓。從中,我們關注到兩個重要的點,一是NFT雖然剛剛起步,但釋放出巨大的潛力,未來有望在遊戲之外的領域廣泛落地,二是NFT基礎設施亟需完善,需要更多的從業者參與其中。


此後幾年,NFT賽道雖然發展迅速,但相關基礎設施還有待完善。以目前知名度最高的NFT交易平臺OpenSea為例,其處理了全球大部分的NFT交易,但每筆交易的手續費動輒上百美元,創作者和買家都要承擔不小的開支。此外,受限於區塊鏈網路性能,使用者在交易NFT時經常會遇到卡頓、延遲等現象,非常影響使用體驗。



今年9月初,我們推出了專注於NFT領域的一站式交易平臺——歐易NFT市場,希望幫助更多用戶低門檻、低成本地進入NFT世界。不僅接入各類乙太坊網路的熱門NFT資產,還可以支援多條高性能公鏈。


為了降低准入門檻,我們暫時不會從NFT交易中抽取任何傭金。前期的工作會以用戶教育為主,不斷吸引更多玩家前來體驗並成為忠實用戶。


接下來,我們計畫分三步走:一是聯合優質專案、藝術家和明星等進行NFT資產一級發行,為玩家提供在一級市場參與NFT投資的機會。二是對接更多的高性能公鏈,支持這些公鏈上的NFT資產自由流通。三是進行NFT產品和玩法的創新,比如圍繞熱門NFT資產Loot進行拆分和組合。



從整個市場層面來看,天價競拍在今年並不少見,這直接反映出當前NFT市場火爆,表明越來越多的玩家和資金正在湧入。不過,整個NFT市場還處於早期的野蠻生長階段,不排除一些玩家通過對敲交易等方式哄抬NFT價格,製造炒作噱頭,最終將風險轉嫁給他人,這就需要參與者保持理性。


現階段,NFT的價值主要取決於兩方面,一是大眾對NFT價值的認同程度,即有多少人認可其價值,二是NFT本身的製作成本、稀有程度、品牌價值等。


參考這兩個維度,天價NFT競拍的出現一方面表明公眾對該NFT的價值認可度較高,另一方面表明NFT在稀缺性等方面比較突出,同時具有較高的品牌溢價。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儘管NFT已經在遊戲、數字藝術等領域廣泛落地,交易量和玩家數量也都在快速增長,但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存在流動性差、估值不合理等問題。


另外,NFT市場缺乏明確的價值發現機制,大部分天價NFT都在靠共識支撐,一旦共識消失,NFT的價值也會大打折扣。


這些問題的解決需要市場不斷的積累和沉澱,同時需要行業各界共同探索,擠掉泡沫,最終實現NFT的價值回歸。




4


“大國文化的戰場將從互聯網移動到NFT”


國內NFT交易平臺創始人 韓方


CryptoPunk,這個全球知名的NFT的頭像是由我介紹到國內的。


2019年,因為工作關係,我經常會翻譯一些國外先鋒的內容,那時比較火的是加密這個概念,NFT還沒有火起來。瞭解了加密藝術之後,我拼命安利大家去買CryptoPunk。



NFT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CryptoPunks 3100“戴頭帶的外星人”。圖片來源:CryptoPunks網站


今年3月初,我去上海找元宇宙資本的創始人,聊了聊我們對未來的一些計畫。我告訴他:“我篤信今年是NFT爆發的一年,但國內還沒有像樣的NFT交易平臺,我要做一個NFT交易平臺,在NFT市場上推廣中國文化。”


當時我還做了一個判斷,以後大國文化的戰場將從互聯網移動到NFT這個領域。


因為互聯網上的資產是以流量來衡量,但在NFT領域,因為擁有了全球統一的貨幣體系,比如乙太坊、比特幣,文明和文化之間的價值可以用多少乙太坊、比特幣來衡量,也就是說可以用金錢直接反映。再加上乙太坊的底層技術是全球化的,天然沒有隔閡,那麼各國的文化都會在NFT上有所體現。



今年6月18日,我們的交易平臺上線了。和其它平臺相比,我們的特色很明顯,就是小而精。交易平臺只是我們規劃的一部分。因為早在3月,我就做了一個判斷,我們團隊的基因不適合做交易,更適合做內容。


目前,OpenSea一家平臺基本上佔據了全球NFT95%的交易量,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單獨再做一個大而全的NFT交易平臺,其實沒有什麼意義。所以,我們把重點放在挖掘優質內容創作者上。對於現在運營的這個交易平臺,一年能挖掘出24個優質的創作者,它的任務就達到了。


在公司的整體規劃裡,交易平臺只是作為品牌的存在,它的盈利壓力很小。我們還有兩塊業務在推進。


一塊業務是孵化優質的NFT創作者,類似於“河裡人(rivermen)”這種,我們參與深度的運營和孵化,這塊業務也是目前我們最掙錢的業務。


另外一塊業務是社區,這是做NFT資產發行的關鍵,簡單說就是我們打通了持有加密貨幣數位資產的人和內容創作者之間的鴻溝。


當前,NFT行業確實有泡沫,就如同每一輪加密貨幣創業,都有泡沫。但是NFT的出現是一種巨大的變遷,它改變了人們的社交方式,同時改變了社交資本存在的方式。我覺得現在大家可能還沒有充分認識到它的意義所在。


#nft是什麼周杰倫

#元宇宙nft是什麼

#nft是什麼猴子

#nft是什麼遊戲

#nft怎麼玩

#nft怎麼買

#nft是什麼ptt

#nft怎麼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