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VTuber︱「MK妹」等本土虚拟偶像崛起 不盲从日本、融合香港文化


荧幕上,她拥有和动漫女主角一样鲜艳的发色,与脸部不成比例的大眼睛,声线像动漫角色般娇嗲。透过「MK妹」的虚拟形象,她不时在YouTube与观众直播畅聊,又会翻唱广东歌,但无一观众知道她的真实身分。荧幕背后,子琪(化名)是一名大学生,以VTuber(Virtual YouTuber)身分出道,并经营YouTube频道为副业。 有别于一般YouTube创作者以真人上镜,VTuber为自己设计虚拟身分和形象,以二次元偶像出道并经营频道。VTuber文化源于日本,近年在香港、内地、台湾,甚至欧美掀起浪潮。游走于虚实之间的偶像,何以突然获得关注,甚至吸引一众粉丝掷金追捧?


VTuber一字结合「Virtual(虚拟)」和「YouTuber」,指以日本二次元动漫形象在YouTube出道的偶像。2016年,日本虚拟角色「绊爱」(Kizuna AI)首次自称为Virtual YouTuber,在YouTube发布了一条不到两分钟的出道影片。其后影片爆红并席卷日本全国,绊爱被公认为虚拟直播偶像始祖,奠定VTuber文化。





VTuber由绘画师创作平面形象,之后交给建模师制作身体模型,让角色有活动基础。在动作及脸部捕捉技术配合下,「中之人」(指VTuber幕后表演者)控制角色表情、动作和声音,拍摄短片或于直播中与观众实时互动。现时,全球已有超过1.6万名VTuber,著名偶像如绊爱、Gawr Gura等拥有近300万粉丝订阅。2021年起,香港VTuber圈子亦开始扩大,至今已有超过200个频道。






+10




触不到的虚拟偶像 人物角色纯属虚构?

影片中的MK妹穿着亮粉色背心,白色短裤,右手夹着香烟,每讲一句话都夹杂几个粗口,时不时说出像「Kai子」这样充满时代感的词汇。MK妹角色的中之人子琪(化名),现正在大学修读设计课程。自去年年尾萌生创作VTuber的念头后,她与绘画师和台湾建模师合作创作形象,今年4月在YouTube上载第一段自我介绍短片,获超过65,000人观看和2,200人赞好。

MK妹的名字和形象都取材自本地漫画家肖邦仲所画的同名漫画,创作理念源于子琪过往的工作经验:她曾在餐厅兼职侍应,但从事服务工作令她积下不少怨气。及后,子琪开始留意VTuber文化,亦萌生当VTuber的念头。她观察到主流虚拟偶像要很有礼貌地应对观众,便思考「有没有一个角色可以光明正大地骂观众?」恰好MK妹的形象包含本土特色和粗口文化,正符合子琪想成为的虚拟角色。疫情之后,大学网课给她腾出空闲。加上子琪一直有绘画插图的经验,根据「MK妹」的原型初步构思好形象后,她联络画师和台湾建模师造模,VTuber MK妹因而诞生。





虚拟偶像的角色纯属虚构,观众对中之人身分全然不知,但没有成为子琪与观众之间的隔阂。子琪强调,她与观众交流时非常着重真实感,例如贴地的性格和对话方式。虽然担着虚构的形象,但VTuber直播时「好难不做真实的自己,因为直播互动非常考实时反应。」不论是翻唱、杂谈、直播玩游戏,MK妹都喜欢和粉丝畅所欲言。

再者,成为一名真人偶像需要经历不同训练,例如要能歌善舞和学习经营形象。虚拟偶像无需显示真面目,较没有偶像包袱和顾虑。创作影片时,MK妹无需顾忌言行举止,

虚拟形象给我自由度,以另一个形象做我想做的事。



VTuber文化虽是源自日本,但子琪相信,盲从日本风格不能凸显个人特色,贴地的影片内容才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录制自我介绍短片时,她发现不少香港VTuber模仿日本偶像出道,平铺直叙列出角色资料,甚至会以日文自我介绍。因此子琪花了不少心思钻研内容、语气和用字,务求真实呈现香港人熟悉的「MK妹」。最终她逐句分开录音,短短两分钟的影片录制近六小时。出道后,MK妹不时翻唱《开学礼》、《Where Did You Go》等红极一时的广东歌。数月前短歌《屯马开通真的很兴奋》爆红后,她又上载MK妹的二次创作版本,还原搞笑画面。



在MK妹出道初期,香港几乎没有同类型的本土VTuber。子琪无法借鉴影片内容和风格,因此曾对自己的定位感到迷惘。同时,不少网民批评MK妹角色不够贴地,或不能充分呈现香港MK文化。但子琪坚持以忠于自己的方式演绎MK妹,而她亦自认性格直率,难以成为讨好观众的偶像,比起虚拟偶像,MK妹更像是虚拟搞笑艺人。


香港VTuber圈子中,绝大部分偶像都以日文名字出道,甚至以日文直播和制作短片。作为少数以本地文化作角色背景的VTuber,MK妹希望创作真正属于香港的虚拟偶像,「我想试下本土的角色可以去到几尽。」然而,这亦代表MK妹的创作受语言和文化限制,很难吸引外地观众支持频道。未来她计划吸纳更多台湾观众,例如拍摄教授广东话的短片或与台湾VTuber合作。


粉丝课金撑偶像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VTuber的其中一个主要收入来源是直播时观众以Super Chat留言课金。根据YouTube统计,2021年全球获得Super Chat打赏最多的前30位主播中,26位都是VTuber。位列第一的日本偶像桐生可可,出道两年内更获高达3亿4千万日圆(约港币2300万元)收入。在香港VTuber圈子,粉丝同样喜欢在偶像直播时课金支持,每次留言赞助几十至几百港元不等。 作为日本动漫文化的爱好者,Henry由2017年开始留意VTuber文化。VTuber为他带来真人偶像缺乏的新鲜感,虚拟动画风人物能有真实性格,并于荧幕前与观众互动,于他来说是非常新奇的体验。他欣赏MK妹基于日本二次元动漫风格,揉合香港元素,创作出中日合璧的VTuber。MK妹直播期间,不时夹杂着粗口,更令他感觉亲切。 VTuber界亦有「换魂」一词,意即VTuber更换中之人,在圈内被视为禁忌。Henry解释这是因为粉丝不喜欢演戏、虚假的感觉,更换中之人令角色性格突变,观众因而反感。他认为一个中之人只能配一个模型,不能接受「留壳不留人」。Henry又认为VTuber的外型固然重要,但要长久留住粉丝,便靠中之人的灵魂,笑言:「中之人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Henry认为VTuber为他带来真人偶像缺乏的新鲜感,亦欣赏香港VTuber结合本地与日本文化。(受访者提供/大学线授权使用)




建模师幕后制作 赋予虚拟偶像生命

圈内人常称呼VTuber背后的绘画师为妈妈,建模师为爸爸。Zelo是台湾建模师,由2018年开始建模,现在已经是近250个「小孩子的爹」。当中只有少于10个香港偶像,MK妹是其中之一。 VTuber诞生的过程由客人构思角色,提出委托和提交参考图片予绘画师开始。绘画师先初步画出轮廓和身体草图,继而创作细节模型图,并交到建模师手上。此时,建模师才会落手做模,赋予角色脸部和身体动态,让虚拟偶像能呈现中之人的表情和动作。Zelo笑言,不少想成为VTuber的客人低估制作程序的繁复,曾两手空空来委托建模。事实上,VTuber在建模前几个月已要联络绘师完成制图,后期才能着手建模,制作需时约一至三星期。 Zelo根据建模的复杂程度将技术分为四个等级。最低等级的模型只能转动头部,较高等级的模型可以转动身体,而最高等级则根据客人要求设计每个部位的动态。建模收费根据模型等级而定,每次由一万台币到最高十万台币(约港币三千至三万元)不等。




完成建模后,中之人不用处理技术上的困难,只需安装镜头、打开软件便能直播,让虚拟人做出表情和动作。看似人人都能成为VTuber,但Zelo相信坚持并不容易。Zelo解释,自己的VTuber客人大多是「个人势」,意即由VTuber自己投放资金。他们委托绘画师和建模师制作角色后出道,并独自经营频道。相比起公司投资营运的「企业势」VTuber,制作和宣传资源差别极大,真正能赚钱的个人势VTuber属少数。

同时,中之人严谨保持匿名,但部分粉丝希望发掘偶像背后的真人。Zelo举例,一名台湾VTuber曾在公开活动露面后被观众跟踪,甚至在住所附近遭观众上前搭话。粉丝的好奇心为中之人带来危险和压力,加上资金困难,不少VTuber出道数年内便放弃,

我做的250个孩子中,还活着的不到50个,我会尊重那些可以坚持一年或更久的孩子们。




二次元脸孔背后 中之人演绎更重要

同样经营香港VTuber频道的还有本地团体Eggtart。Eggtart是今年6月成立的香港首个商业营运VTuber组织,正筹备推出本地VTuber组合。组合包括五名偶像,现时已推出两名,分别为龙族少女「多拉」和猫猫王国公主「蜜柑」。

假如二次元形象是角色的表皮,中之人的演绎便是灵魂。Eggtart创办人Rimet指观众喜欢从虚拟形象中窥探真实性格,因此人物设定和中之人演绎必须配合。他解释VTuber界有一个词汇叫「Out C」(Out Character):如果VTuber的设定是2300岁的龙,某天突然坦白真身是23岁有全职工作的普通人,这是不被接受的。但若VTuber一味遵从角色设定,虚构所有个人经历,观众又会觉得很抽离。

指导旗下的VTuber时,Rimet建议她们分享日常生活故事并加以修饰,例如谈及大学经历,并形容学校为「龙大学」,符合角色设定之余又可联系观众。他认为,VTuber的最大吸引力是虚实交错的想象空间:


观众不喜欢完全虚构的东西,也不喜欢完全真实的。



Eggtart是香港少数拥有完整VTuber制作团队的公司。今年中Rimet召集志同道合的创作者,获得本地投资并组成八人幕后团队,包办绘画、建模、企划、制作、音乐等岗位。他透露,由头打造一名VTuber偶像,连同宣传、制作及人力成本,花费大约港币5至10万。现时香港VTuber普遍与台湾、内地画师和建模师合作,但Rimet希望本地VTuber产业能真正由香港人支撑。因此,除了经营自己的偶像组合外,他们亦接受委托,提供制作和技术支持予其他香港个人VTuber。



Eggtart团队包办VTuber前期绘画、建模,至后期直播、制作等岗位。(大学线授权使用)

Rimet坦言香港VTuber产业仍在起步阶段,面对重重难关,首当其冲的是语言限制。由于日本是VTuber发源地,即使VTuber只以日文沟通仍吸引不少外国观众观看,但以广东话打入外地市场极其困难。同时,香港观众更是大多关注日本或台湾VTuber,而不留意本地圈子:「不少人认为香港VTuber制作、技术、内容未成熟,但事实不然。」Eggtart现正筹备香港VTuber大型演出,期望集合一众VTuber的人气来面向更大观众群。短期内,Rimet希望令香港二次元文化粉丝留意本地VTuber,继而转战大众市场。



bottom of page